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鸟娱乐天堂

http://qq2502979339.blog.163.com

 
 
 

日志

 
 

中美摩擦的本质:thick1015|2010-12-12  

2010-12-12 10:38: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hick1015                                                      中美摩擦的本质                                   2010-12-12 

问:有一些疑问,因没有具体贸易数字,只是觉得,德国与欧元区国家中非核心国如希腊爱尔兰等的贸易量不会太大,且爱尔兰对企业的低税收,本身在制造业等领域与德国法国形成很大的竞争。所以个人觉得欧元彻底崩溃或许言过,但或许会改变现状的格局。

 

答:德国人(及法国等其他欧盟国家)希望维护的是一个体系,这个体系对德国人非常重要(这一点前面分析过),而爱尔兰是这个体系中一个部分或者说一个成员。

不管爱尔兰与德国之间是否存在直接的紧密的经济联系,德国人只要想维护这个体系,就需要在这个体系中每一个成员遇到困难尤其是“足以使整个体系的存在受到威胁的困难”的时候拉一把,否则这个体系的崩溃就是迟早的事情。(如果我们较真一下的话,那么这个体系中的其他国家在经济上对德国人可能会更加重要,比如说荷兰,法国等)

所以德国人(准确地说是欧盟)维护的不是一个“在贸易数字上看对德国重要的经济伙伴”,而是在维护欧元区(以及欧盟)这个体系,而这个体系前面分析过会给欧盟国家(尤其是核心国家如德国)带来重要的经济和政治利益。

 

问:中国救美欧,尽力维护旧的世界经济体系,是不是也是这个理啊。

 

答:呵呵,我只能说现行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中,中国是获益的,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就是一个例证,所以老弟的提法个人看没有问题。

但是随着中国的不断成长,中国会需要更大的发展空间,相应的政治地位,更加符合中国安全利益以及与中国政治经济地位相符的地缘政治利益,这种需求会不会演变成扩张主义而失去控制?这是包括日韩美国和西方国家在内的一些国家所担心的。而一些国家如韩日澳等会有更深一层的担心,一旦中国人主导了区域政治经济体系,那么他会像美国人这样对待我们吗?(实际上对于日本来说,眼下的区域政治平衡局势是他最愿意看到的,能够得到最好的待遇)没错,美国人不完美有时也会很自私,但至少过去的几十年这些国家都是美国主导的政治体系的受益者啊。

虽然中国与这些国家的经济联系越来越紧密甚至到了不可或缺的地步,但是这些国家还是存在一些疑虑,这些疑虑与其说是对中国的不信任,不如说是对不确定性的排斥,毕竟现行体系为他们提供了确定性,而美国人现在还依旧有很强的综合实力。

所以,前面转载的戴秉国的那篇文章就是在正面公开回答这个疑问,摆明中国的立场和战略意图,以免引起“交流失效”,甚至造成战略误判。

实际上在更加宏观的角度看,美国人希望的是给与中国发展空间(美国人也很难阻止中国人),以此换来将中国融入到旧的世界政治体系中来,或者说建立一个能够容纳中美利益的政治体系。

只是,政治在一定程度上尤其是在具体问题上总是存在主导和被主导这个问题的,共容不代表没有摩擦。

在中国成长的过程中,中美之间肯定会有这样那样的摩擦,尤其在“中国是否在未来走到扩张主义的路上”这个疑问依然存在的情况下,美国国内自然就会出现各种不同政见和战略观点,包括亲华的,反华的,对华温和派和强硬派等。

随着一些政治经济事件的发生,美国人的情绪和占主导的对华观点也会可能会随之而变,而个人看这些都是正常的。

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中国身上:

中国有时也会有类似的疑虑:你美国人是不是想遏制我,不希望看到我中国变得繁荣,你美国人是不是认为我中国的强大和存在是一个障碍?

只不过中国的这个疑虑在中国国力快速增长的情况下变得不如西方人有关中国扩张主义的疑虑那么有说服力罢了。实际上,这对中国来说是个好事,没有国家不喜欢自己变得富强的。

呵呵,从经济体系谈到政治体系和中美关系,说得有点多了,也有点偏离初始问题了。

 

问:据日本共同社12月9日消息,日本首相菅直人8日晚与日本民主党国会对策委员长钵吕吉雄等成员在东京某酒店聚餐。聚餐中菅直人评价了其内阁上台半年来的表现,并自认为“干得不错。”
据出席者透露,菅直人称在先前的临时国会(众参)预算委员会上,自己不得不整天呆在国会,真是‘够呛’”。他还抱怨称,在中日撞船事件导致中日关系恶化后,他曾试图去开展“外交工作”,但受到了日本国会的“束缚”。

 

答:呵呵,菅直人说的来自于日本国会的束缚不管是否是真实存在的,都有些推卸责任的意思。

个人看,菅直人受到的束缚恐怕不只来自于国会吧?

在装船事件发生后不久,个人曾经提过菅直人在执政初期稍微利用一下日本的民族情绪(针对中国的情绪)是可以的,这个做法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巩固自己的政权。

但这种做法必须要有严格的界限,否则在二战后本就一直没有被肃清的日本极端右翼力量,情绪就会借机努力走向前台,利用并且进一步影响民意,这很可能会在未来成为菅直人政府外交政策的障碍,也不一定是菅直人能够控制的了的,玩弄民意总是会有后果的。

我个人相信,“来自国会的束缚”有很多都是这种被掀起的民族情绪以及民意的反映,没有人比国会议员这种政客更关心或者说更愿意“取悦”“民众情绪”的,不管这种情绪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中日关系恐怕需要一些“契机”才能在“政府层面”和“公共层面上”共同转暖,这应该是菅直人政府的思路。

问:近日,“维基解密”公布的北约秘密扩大防卫波罗的海三国计划遭致俄罗斯的不满和质疑。俄外交部长拉夫罗夫9日在莫斯科表示,俄有权要求北约做出解释,“北约和我们说好要发展伙伴关系,为何却在背地里另搞一套,北约什么时候才是真诚的”?对此,北约方面没有直接回应,但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9日表示,北约与俄罗斯关系不会因此事件受影响,北约没有将俄罗斯看做是威胁。

 

答:今年俄美虽然表面上一直强调两国关系依旧在重启的轨道上,但是在吉尔吉斯和间谍事件(间谍事件只是一个表面现象)期间,两国关系是不稳定的,以至于俄罗斯正职财政官员提出油价会在两到三年内降到60美元。

随后,俄美两国努力地修复两国关系,这包括不久前的北约与俄罗斯之间举行的正式会谈。

但就在近期,两国似乎在高加索地区的矛盾又被挑起,以至于俄罗斯官员又再次重提油价会在三年内降到60美元,而这两天油价在冲高之后也的确在下滑。

在朝鲜半岛问题急剧升温的时候,俄罗斯被需要了,尤其是被北约短暂地需要了,但俄罗斯人似乎读懂了朝鲜半岛的局势以及复杂的中美关系。

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要点就是如今全球不确定的经济形势,尤其是美国的经济现状(失业率再次攀升)是否能够在经济层面上长时间支撑如今并不算低的油价呢?我们知道如果美国人进一步实施货币量化宽松政策,那么美联储是不愿意看到通胀的,比通胀更让美联储头疼的是可能的滞涨,那是一个美国人无法接受的场景,不但会打击美国乃至世界经济,而且一定会在政治上彻底击垮奥巴马及民主党。

历史教训让俄罗斯人对西方人的现实主义有着深刻的认识,疮疤还没好又怎能忘了疼?更何况如今的俄罗斯依然处于一个相对劣势的位置上。

所以,个人看俄罗斯人在面对北约尤其是美国的时候很自然地会比他们更加现实主义。

本博客其它时事分析入口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