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鸟娱乐天堂

http://qq2502979339.blog.163.com

 
 
 

日志

 
 

中俄美三角之间的消长:thick1015 |2009-12-27  

2009-12-27 07:53: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hick1015                   中俄美三角之间的消长           2009-12-27 

问:俄罗斯在整合中亚市场方面是否已经占据主导权了?他有这个能力吗?

 

:中亚是俄罗斯的传统地盘,这表现在经济上,政治上和军事上。美国后来来中亚硬抢俄罗斯地盘,现在看好像被上合赶了出去,但是如果中俄出现矛盾就难保他以后会不会回来。

不过俄罗斯现在的经济实力不足以给中亚带来繁荣,尤其是在金融危机后,但是中国有这个能力,这是中国的优势。

美国和俄罗斯在东欧,外高加索和中亚都在与俄罗斯抢地盘,其中东欧和外高加索因为地缘原因似乎成了俄罗斯的底线,和美欧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而中亚目前中国已经在上合的框架下入局多年,金融危机后在经济上甚至成了重量级玩家。

俄罗斯现在在面对战略选择,从目前他的表现来看,在他看来美国还是最大的对手,原因在于东欧和外高加索,为了不两边受压,俄罗斯也需要暂时稳定中国,这就意味着她要承认中国在中亚的存在和现有地位,至少是经济上的,但是他可能想给中国在中亚的扩张划界。

俄罗斯之前在中美之间骑了次墙,个人认为也算是对中欧可能反应的一种试探和亮牌。也是告诉中国,如果你和美国走得过近,我也可能会和美国走近,典型的没有安全感啊。

个人认为,其实俄罗斯现在挺惨的,在几个方向同时受气;在东北亚方向,朝核问题也已经快成了“四方会谈”,俄罗斯的影响力似乎在减弱,这就意味着他又少了半张牌,而金融危机后,俄罗斯的经济出现了比较明显的衰退,外储大量减少,更是减弱了他的实力。

现阶段,俄罗斯需要上合来保持自己的东部,东南部稳定和对美国的平衡,而中国需要北部稳定和在中亚的利益。

现在看,俄罗斯之前的一些举动与其说是攻击性的骑墙,还不如说是防御性的。现在的中俄两国,俄罗斯才是那个没有安全感的国家,国力决定的,没看中国老给他灌“多极世界”的迷混汤吗?。我注意了一下,近期凡是中欧或中俄领导人见面的时候,中方哪次都不忘了提“多极世界”来安抚他们,这个和那个前外交家Bobo说得简直一模一样;而中国和其他相对较小的国家领导人见面时,却一直提“世界局势正在发生深刻变革”来委婉地拉拢,给予其信心。中国人真鬼啊,专门攻心,呵呵。

大家喜欢说俄罗斯是熊,但是个人现在的感觉是俄罗斯在中美俄的三角关系中已经成了一个没有安全感的邻家女孩。对她中国还是少刺激啊,否则不和美国一样了,搞不好就便宜了美国大兵。

 
问:分析的好。只是,个人的感觉看,还是不能轻视俄罗斯这头北极熊。老俄收缩是必须的,从苏东坡开始就是必然,但是,俄罗斯也有真正的战略底线,个人看,老俄现在的整体战略是先顾头,略收腹,稳定熊尾。

先顾头——老俄的欧洲、高加索战略,已经是退无可退了,这也是俄罗斯解体后被打击得最大的地段,东欧屏障不再,波罗的海、黑海被卡,高加索地区同样面临逼,已经到了再无退路的边缘,可以说,熊头已经与欧美短兵相接,毫无纵深可言不说,连自己的两只熊爪也被卡住,俄罗斯的两大强力舰队在波罗的海与黑海被卡的死死的,本来是环抱欧洲的两大熊爪,现在成了刀俎上的蒸熊掌,莫斯科离北约几乎就要近在咫尺,这是俄罗斯无法退让的当务之急底线战略之一。

略收腹——老俄的中亚战略,为避免熊腹在受到向熊头那样的枷锁,面对美国千里蛙跳进入中亚,老俄也只有联合中国,宁可略为收腹,把中亚腹地让给中国一部分,也不能让美国和北约形成欧洲熊头那样的局面,在中亚方面,俄罗斯比中国更害怕美国与北约的进入的,毕竟,加入美国与北约进入中亚,那么,老熊的头就被彻底掐断了,老俄乌拉尔山以西的欧洲部分就受到东西夹击了,那时候,老俄引以为傲的战略纵深就彻底丧失了。因此,宁可让出部分中亚利益给中国,让中国去对抗美国与北约,也不能让美国与北约占有中亚,这是老俄的战略之二。

稳定熊尾——老俄的东亚战略,毕竟,老俄的亚洲部分相对稳定的多,在于中国划界定型后,老俄的东亚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应急之所,东亚之朝鲜半岛,主要由中国主导,老俄乐得充当大个子稻草人的角色。这就是老俄的战略之三。

从这三方面讲,中国作为决定老俄命运的最重要国家地位是不可替代的。无论中国是从中亚还是东亚,都可能把俄罗斯彻底送上历史的坟墓。但是,中国还不能像70年代那样。在现阶段,中国也是完全需要一个牵制欧美大部分力量的俄罗斯的。

因此,在中亚,中国可以充当一下帮助俄罗斯低档美国和北约的进入的部分角色,但是同时,也必然会避免被俄罗斯利用,变成中美中亚对决的状态,替俄罗斯作嫁衣,避免彻底解除美国在中亚对俄罗斯的威胁。

现阶段,既不能挺身而出对抗美欧而放熊归山,也不能放任美欧把熊置死,这就是中国要做的。

因此,在中亚,既要做到让老熊甘心情愿的收腹,也要保留美欧的锋芒,让熊感受到腹背受敌可能的危险,而不敢在中亚对抗中国。毕竟,中国进中亚远比美欧进入强的多得多。

未来,等待老熊在熊头的战略反攻,毕竟,俄欧是不可调和的,老俄与欧洲或北约早晚要短兵相接的,熊头与熊爪不可能甘心被永远束缚的。到那时候,中国就更是举足重轻的了。

看看格鲁假牙的战争就知道了,老熊在熊头已经退无可退了,而北约,却还是不感安心和不甘心,这个矛盾是无法解决的。欧洲不可能接受一个比自己全面积还要大的多得俄罗斯的,俄罗斯也是不可能接受一个非欧洲国家待遇的,因此,俄欧必然是要短兵相接的。早晚的事。

更何况,还有美国因素,退一万步说,就算法国德国英国接受比自己大得俄罗斯进入欧洲领导层,美国能允许一个接受俄罗斯的欧洲存在?那就是天方夜谭了。

因此,俄罗斯与欧洲的矛盾迟早要有一个平等点的,到那时,中国就是机不可失了,呵呵,不多说。
 
答:个人认为,在略收腹这个方面,在金融危机前的几年,俄罗斯之所以认为中国进入好过美国进入,无外乎如下几个原因:
1. 中国当时的实力不够强大,对俄罗斯威胁有限。
2. 美国的全球战略使其对包括中俄在内的对手施行强压,中俄有了坚实的共同利益,其中美国和欧洲对俄罗斯的威胁是最直接的,是重点。
3. 俄罗斯对中国有一张底牌,那就是他在中国北部有着由地缘造成的战略纵深优势。这也是俄罗斯时不时地和蒙古来一次小规模军演的原因,这是对中国的提醒,也是讨价还价的砝码。

这三点中,前两点都会随着中美实力对比发生变化而改变(北约尤其是美国可能会针对中美俄三家实力对比的改变而灵活地调整自己的策略),而除非发生重大政治事件第三点则难以被改变,所以俄罗斯对中国的戒心小于对北约的戒心。

但是俄罗斯在中国北部的地缘优势也同时是一把双刃剑:如果说由于中亚地区由于离北京和莫斯科都很遥远(哈萨克应该是俄罗斯在中亚允许中国势力进入的底线,不能再进了),双方都有战略纵深,可以共存的话,那么中国北部的安全问题却是任何一个中国的战略家和政治家都不可能忽视和忘记的。在俄罗斯势弱的情况下,这种来自北部的威胁相对较小,甚至可以达到中国感受不到的地步,但是一旦时局有变,北部的安全问题就会对中国形成强大的制约,它至少是一个讨价还价的砝码。这就意味着中国和俄罗斯之间存在着难以让彼此完全互相信任,互相合作的不稳定因素。

所以我曾提到,北约对俄罗斯的战略压缩在客观上帮助中国暂时解除了北患,0兄你也提到了我们需要美国来制衡俄罗斯,中欧在美俄走近这个战略方向上有比较深刻的共同利益,但这个北患只是得到了暂时性的延缓,并没有永久性地被消除,正如0兄所言中国其实也是在等待机会。

从内政角度看,个人认为,俄罗斯目前面临的是生存空间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普京上台一直努力向公众展示强硬形象的原因(最近在强调自己硬汉形象的同时,普京和小梅似乎注意了通过儿童和妇女来部分平衡自己强硬的形象),这是一种政治需要,也是俄罗斯在最高层出现一个苏东坡的政治后果,在那种局面下一个政治强人是需要的。但这也决定了俄罗斯的文治必然将出现问题,历史和政治经验告诉我们一个国家可以在“强人政治”和“强硬派领袖”的带领下得以生存,甚至成为武力强大的帝国,但却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形成盛世的局面,长久的政治稳定必然需要文治和武功双管齐下。

我们可以看到,就在2006年(时间记得不清楚了)俄罗斯的时任央行副行长居然因为反洗钱调查而被暗杀了,更让人无法相信的事这件事就此不了了之了,连个结果都没有,这样级别的官员被暗杀将对俄罗斯的有识之士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暗示?恐怕连俄罗斯政府官员都要给自己找后路吧?在不谈私人感情的前提下,这不是什么宗旨性强不强的问题,而是人性使然;而就在今年不久前俄罗斯的前克格勃成员(如今的商业大亨)也在城市的繁荣地段被枪杀,到现在也没查出什么来。这都说明了俄罗斯的内政不是那么稳定的,是需要表面强硬派来维护的,而我们知道这是一种不稳定的内部政治局面,而来自外部的战略压力和金融危机后的经济压力都有加剧这种不稳定性的可能。我们至少可以认为俄罗斯离盛世和文治还差得远,与中美欧相比俄罗斯到目前为止还是个光脚的。当然这么说不代表我认为他的武力不足,否则他可能都无法生存了,我也认为他是任何一个国家不可以轻视的力量。

在国际形势上看,中美俄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而且会因时而变,而作为当前三者中实力相对较弱的俄罗斯更是处在一个相对被动的位置,对中国的地缘优势是他拼命也要攥紧的在必要时可以用来保命的一张牌,而对于中国来说这却是个威胁,这就决定了中俄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难以建立起完全的互相信任。

我相信普京和小梅虽然表面上表现出政治强人的姿态,但是一到夜深人静时,也一定是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啊,难怪普京会在接受采访时提到“活着,就是最大的成功”。与他们相比,小布什的眼泪是否就不那么值钱了呢?

 

新闻:12月18日,中投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高西庆质问,后危机时代,主权财富基金泛政治化现象再次卷土重来,不过面临国内政治压力和国际泛政治化压力,中投依旧重申坚持长期财务投资者定位不变。

  高西庆高调指责了部分西方发达国家开始带着有色眼镜看待主权财富基金,将主权财富基金投资泛政治化的现象。“危机来临时,钱的颜色不重要,现在危机过去了,钱的颜色又重要了,怎么看我们的钱都不是绿色的。”高西庆一针见血指出危机前后国际上对待主权财富基金的心理变化。

  实际上,2007年金融危机之前,中投就发现了这一问题。“我们很奇怪啊,很多人私底下说,我们就是关注中国和俄罗斯的主权财富基金。这个话没人公开出来说,但事实上是这样。”

  高西庆指出,中投最近在一些发达国家有几笔能源、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但没有一笔是超过20%,而据他介绍,中投原先设定的投资比例只有10%。

   “即使在这样情况下,我们仍然是一个发言权不那么大的机构,但是很多国家认为,这影响了他们的核心利益,还很高调地跑出来讲。”高西庆说,对主权财富基金泛政治化批评,导致中投与外国监管者沟通难度加大。“
一些国家的国会议员总说,你们是不是要拿走我们什么东西?这种批评变成经常性的,成了我们不得不去对付的东西。”

  高西庆再次反驳了那些将中投投资看作政府行为的看法,“我们是一个机构投资者,我们是财富投资者,我们的年报公开宣传的都明确说明了这一点。中国政府是我们的唯一股东,我们财务上要对他负责,但是中国政府不对我们所做的投资决策直接干预。”


 

评:我不确定这里面“认为影响了他们核心利益的”“一些国家的国会议员”是否特指,但是我知道这些“议员”中喊得最凶的一定是袋鼠国的议员(反对党自由党成员)joyce老兄。

在中铝力拓交易出现之后,就是这位老兄成了自由党和某大矿商的坚实代言人;而在后危机时代,不久前在中国与两拓较力之时,又是这位老兄站了出来,提出“通过立法完全禁止中国国有企业的对澳投资”来对中国的压力进行回应,这里面的政党与企业的合作与党派间的政治游戏是明眼人心照不宣的,也说明了某大型矿商与自由党那经过多年经营无法斩断的联系。

袋鼠国的政治传统和游戏规则显然与中国不同,也不是我们中国人能那么容易搞清楚的。。。。。。

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就有一位被亚洲国家认为是“极端种族主义者”的女自由党成员(当时自由党为执政党)勇当霍华德的棋子,提出澳洲种族“单一化”来平衡当时“多元文化”思想,最终霍华德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平息了这个事件,并且达到了理想的政治效果。

在袋鼠国(我强调在袋鼠国),像Joyce老兄这样的在党内没有前途的人需要有自己的生存方式,很显然我们看到的就是其中之一。。。。。。

当前的形势,工党作为执政党可以舒舒服服地看着反对党的表演来为自己增加对华砝码,而自己又在可控的基础上不参与其中从而不至于开罪中国政府;而作为反对党的自由党又通过此事提高了自己的政治资本,让国民和中国看到了自己的价值(注意,不要忽视我们反对党哦,呵呵);某大矿商更是获得了一定的讨价还价的资本。这是一场三赢的游戏,尽管这场游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露出牙齿,毕竟这不是政府的态度,而且Joyce的观点也被澳洲媒体认为是疯子,连其党派领袖的表态也是模糊不清。

中国对澳资源投资对中国来说毫无疑问是有好处的,对澳洲呢?在澳洲人来看,经济上说100%是好事,这个即使在澳洲也没有什么争议;但是问题是澳洲最大的公司在和中国交往的过程中没得到什么好处,相反中国由于铁矿石问题和反对其与另一大矿商的铁矿石项目的合并而站在了他的对立面。通过国会议员的嘴所发出的“禁止中国投资”的言论,该矿商想向中国表达的就是“不要忽视我的利益”。

在澳洲,如果是政治或者利益需要,那么明天中国的投资就会变成天使;同样中国投资也会因为政治或利益需要而富有争议,因为这个问题在后危机时代本身就存在一定的两面性。。。毕竟不同于金融危机时,澳洲不再面临“因为国际批发资金市场冻结,而造成商业银行面临严重的流动性问题甚至是挤兑”这个火烧眉毛的问题。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提到过,如果中国想避开与澳洲对抗且获得利益从而在与其他主要竞争对手的竞争中获得先机,那么就应该与大矿商展开破冰合作,因为如果我们难以想象美国可以在与中国最大的三个企业为敌的情况下还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那么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袋鼠国和中国;还有一点是“应该考虑到反对党”的利益。中国应该巧妙地游弋于澳洲两党之间而不是让他们中的某一方游弋于中国与另一方之间,这才是最佳策略。

具体相信肯定早有方案,也应该是商业秘密吧。Opportunity

 

新闻:宝钢称全球钢企盈利情况不支持明年铁矿石涨价
   新华网上海12月21日专电(记者李荣)宝钢股份公司21日表示,其公布的明年1月份产品价格总体有涨有跌有平盘,反映了不同产品的价格差异。将其钢材产品的价格调整与铁矿石谈判挂钩是不合理的。矿价与国内钢厂的钢材产品价格周期有明显差异,对铁矿石价格而言,归根结底起决定作用的还是铁矿石在全球市场的整体供需情况。全球范围钢企盈利情况不支持明年铁矿石涨价。

  据了解,12月10日,宝钢股份公布了明年1月份部分产品的价格,大部分品种价格每吨上调了300至600元。之后其他钢企也相继上调了价格。市场上质疑,宝钢涨价是否会影响铁矿石谈判。

  宝钢表示,近期产品价格的调整,总体是有涨有跌有平盘,反映了不同产品的价格差异。宝钢的营销渠道以直供为主,因此宝钢的供给能力与下游直供用户需求之间的平衡是决定宝钢价格调整的主要因素。此外,宏观经济走势和政策调控、海内外钢铁市场供需、进出口、库存、期现货市场价格、其他钢厂价格、原料成本等,也是宝钢调整价格时必须考虑的因素。

  据介绍,在有关鼓励内需、拉动消费政策的刺激下,今年二季度以来,汽车、家电等行业需求旺盛,用于这些行业的高端板材如冷轧板、镀锌板、镀锡板等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状态,宝钢满负荷生产仍然无法完全满足用户需求。但有些产品,如船板等中厚板产品目前处在亏损境地,这类产品尽管有很强的提价扭亏的要求,但较弱的需求使得其价格一直有下降的压力;另外一些产品价格在低位徘徊,甚至进一步下滑。

  此前,宝钢连续下调了今年10月和11月份的期货价格,12月份价格基本平盘,之后现货市场价格从底部有了显著的回升。宝钢人士说,宝钢一些热销产品价格在此次调整前已经低于同业价格,存在上调的必要。

  宝钢表示,铁矿石价格周期与中国国内钢厂钢材价格周期有明显差异。截至目前,铁矿石协议价格均为年度价格,价格谈判时间持续半年之久;包括宝钢在内的中国主流钢厂产品价格以月度定价为主。把矿石谈判与宝钢部分产品价格的调整挂钩是不合理的。从长期看,铁矿石的储量是充足的,不存在短缺,而需求会由于全球经济的状况呈现阶段性特征。在不同的阶段,铁矿石价格会有涨有跌。

  宝钢认为,从全球范围看,钢企盈利情况不支持明年铁矿石涨价。在全球钢铁行业产能利用率整体大幅下降、钢价下跌、主要钢铁企业处于亏损边缘的形势下,铁矿石的涨价空间一定会受到制约。虽然中国钢铁企业在今年下半年的经营状况有一定改观,但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中国政府在金融危机中采取的经济刺激政策,从全年来看,盈利能力仍不稳固。国外绝大部分钢铁企业在2009年的财务状况都很困难,相当多企业处于亏损或微利。如果钢企能够把成本压力顺利转移出去,上游才有涨价空间。但现在真正盈利的钢企并不多。如果矿石再涨价,亏损只会进一步上升。国际主要的铁矿石供应商应该从理性、长期和双赢的角度考虑同下游钢铁行业之间的关系。

评:单纯地评论这篇文章,个人认为还是体现了一定水平的,虽然这只代表了个别钢厂的观点,但其内容却让人觉得有依据,如果我是谈判对手我至少觉得这样的对家可谈。

不同于国际政治谈判和黑社会之间的谈判,商业谈判有的时候就要甜得像蜜,有的时候就要硬得像块石头,有的时候就得走中间路线,而且不能拘泥于大师们所讲的谈判技巧,要因时而异。难怪特朗普说,商业谈判技巧是天生的。

2007年是中国钢铁业甜蜜惬意的一年,整个行业都因当年较低幅度的铁矿石价格涨幅而获益,然而接下来的2008年铁矿石价格涨幅过大,立刻让这种惬意成为了遥远的回忆。

在2008年铁矿石年度价格敲定之时,我发现有下面一些评论,个人认为至今仍然适用,贴过来大家看看:
高波认为,谈判前,双方心中必须有一笔账。在与澳大利亚企业的谈判中,虽然中方也表现较为强硬,但终究底气不足,因谈判破裂对中方影响太大,同两大供应商签订长期合同的基本是国内最大的企业,接受澳洲供应商的要求能够承受。谈判如破裂,单纯使用巴西矿石或者现货矿石,则中国钢厂将至少多付30美元/吨甚至更高,同时,此前与国际海运巨头签订的COA协议也将毫无意义。 (一旦谈判破裂,将造成澳洲矿商和中国钢厂两败俱伤,淡水河谷咸鱼翻身,更重要的是淡水河谷目前的产量很可能不够咱用的)

    香港兆恒钢铁有限公司上海代表处总经理车建伟认为,宝钢在谈判的技巧上,应该可以借鉴新日铁等海外钢铁巨头的谈判方式,避免自己过早陷入不利局面。“国内钢铁企业谈判的误区在于,老是存在一种‘很强硬’的思维惯性,一下子就将自己的要价和盘托出,并强硬地要求谈判对手必须接受自己的报价,这样留给双方的回旋余地非常小,并且不利于铁矿石巨头形成好的心理预期,结果最后国内钢企自己又迫于现实而无法坚持强硬立场,不得不接受对方的要求,非常被动”。】看了上文,我们注意到,早在2008年“我的钢铁网”的评论人士就一针见血地指出谈判技巧方面的问题。遗憾的是,2009年从公开信息来看,似乎,好像,大概,疑似我们又回到了这个思维惯性。

2010年,宝钢似乎又成为了中方谈判代表,估计压力不小。这种来自于国内的政治压力对于那些涉外任务较重的企业或机构来说应该并不陌生,合理的压力是好事,但是一些无理的甚至是无知的压力就只能起到副作用。

今年的谈判可能比去年要轻松一些,但估计这次谈判国家要从中脱身了,再次交给企业自己去“在商言商”了。这样其实是好事,政府可以做到更加灵活。

个人观点,2010年涨价10%以内就是成功,涨10-15%算是80-70分,15%-25%70-60分。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